首页 > 评测 > 正文

股市大涨 政府有意操纵了这轮股市繁荣?

IDC评述网(idcps.com)04月14日报道:上周五,上证综合指数报收于4,034.31点。年初至今的涨幅达到了24.7%。

自去年7月以来,即这轮牛市开始的时候,上证综合指数的累积涨幅达到了惊人的97.0%。与此同时,深证成指的同期涨幅为95.9%。科技公司领袖群伦,市盈率现在高达220倍左右。

要感谢散户投资者为这轮股市暴涨做出的贡献。今年3月,投资者新开的股票交易账户超过了480万个,而这个数字在本月的头两天里又增加了大约100万个。

而更为糟糕的是,这轮股市繁荣是由债务驱动的。上周中,沪深两市融资融券交易的未偿还余额达到约2.2万亿元,六个月内增长了250%左右。据东方资本研究公司(Orient Capital Research)的安德鲁�6�1科利尔(Andrew Collier)称,大约40%的股票是靠保证金方式买入的,他指出,个别大胆的投资者又把这些股票抵押给了多个贷款方。

请把这叫做疯狂!中国官方媒体对这轮牛市喜不自禁。“吸引如此多的新资金回归,这并非易事。”上周三,官媒新华社在文章中写道,指出在今年第一季度,大约有1万亿元的资金涌入了中国股市,“吸引资金回来的是人们对正在进行深化改革和结构调整的中国经济的坚定信心。”这篇文章的标题呢?新华社夸口为:《股市繁荣对中国经济投下赞成票》。

泡沫是很多因素的结果,对中央政府技术官僚的信心表达肯定是其中之一。在过去数十年中,中国股市常常因政府刺激措施的预期而上涨。现在,长达数十年的经济增长正在放缓——很多人预期,中国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将为6.9%或者更低——有一种信念是,李克强总理将尽一切努力让经济增长率保持在他所宣称的目标“7%左右”。

甚至有人怀疑,政府有意操纵了这轮股市繁荣。“当我国经济处在十多年来最糟的局面而且很多企业都遭遇困难的时候,股市突然狂涨,让每个人都欢欣鼓舞。”《南华早报》的“沪港小生”专栏作家陈澍在周日的文章中写道。此外,就像荷兰国际集团(ING)的蒂姆�6�1康登(Tim Condon)在接受《华尔街日报》旗下财经网站MarketWatch采访时所说的,“我从未看到过官方如此鼓励股市上涨。”

一些观察人士私下里说,政府当局希望鼓励运用股市的融资功能,需要股市上涨来吸引新的资金入市,也有人认为这是当局有意识地通过制造财富效应来提振乏力的消费。然而,股市暴涨更像是一种意想不到的结果。

现实是,为股市上涨提供动力的是过剩资金。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迈克尔�6�1哈奈特(Michael Hartnett)正确地指出,“中国这轮牛市的关键因素在于流动性而不在于经济增长。”中国央行一直在向经济中释放流动性,因为政府的财政措施要么收效甚微,要么被认为是起到反作用。

中国央行最近的举措是通过中期借贷便利(Medium-Term Lending Facility)和常设借贷便利(Standing Lending Facility)让低于基准利率的短期贷款来提振流动性,而一些分析师认为,新的资金有一些已经进入了股市。

国内企业对资金的需求少得令人惊讶,连续37个月下降的生产者物价指数就是明显的证据。与此同时,房地产市场弥漫着愁云惨雾,而理财产品则似乎是处处陷阱。债券呢?上周二,中科云网成为中国首家债务本金违约的公司——而其他问题肯定还会纷至沓来——让这些投资工具突然变得危机重重。因此,释放到货币供应量当中的过剩资金就流向了国内投资仅有的另一大门类:股市。

这种现象并不新鲜。毕竟,2009年也曾出现过相同的过程,那是温家宝总理公布经济刺激计划之后的头一个完整年度。当时中国经济已经吸纳不了涌动的钱潮,因此中国出现了股市和楼市的双重繁荣。当时政府新注入的资金好歹还发挥了推动经济增长的作用,而如今却连这一点也做不到了,因为眼下中国技术官僚已经把一切都搞成“建无可建”了。因此,情况看起来是,泛滥的流动性现在除了股市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所以,中国股市的这种暴涨是中央政府政策工具不再奏效的信号。当局可以印钱和花钱,但他却无法创造增长。简而言之,他们已经失去了对经济的掌控。跟我们其余人一样,他们也成了事件的旁观者。

因此,股市令人眼花缭乱的上涨听起来像是中国经济的回光返照。

【版权与免责声明】1、凡本站注明来源非"idc评述网"的所有文章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任何第三方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2、idc评述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涉嫌侵权请联系:service@idcps.com。

相关热词搜索:股市大涨 中国经济

文章点评

暂无点评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