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正文

名编剧李亚玲自曝:掉进"空壳"骗局 假资方骗剧本借机牟利

    编剧权益屡受侵害,在影视圈早已成了见怪不怪的老话题;可是如今,编剧们又遇到了新骗局。知名编剧李亚玲近日在网上刊发长文,揭露了自己被骗的全过程。令影视界人士感到离奇的是,这次行骗者居然看准了剧本的价值,空做了一个拍戏的局,试图借转让剧本牟利。同行们纷纷反思,这个“空手套白狼”的戏码之所以能够上演,还是要怪行业操作不规范,特别是藏在合同里的小猫儿腻,实在让人防不胜防。

  事件

  假资方骗走剧本借机牟利


  李亚玲在长文中完整地叙述了此次被骗的遭遇。据她介绍,对方自称是西安一家影业公司的老板,从去年4月开始与她接洽,最终从她手中买走了一部喜剧电影的剧本。但是,让李亚玲没有料到的是,这家号称注册资金1000万元,有着正规资质的影业公司,竟然只是一个空壳公司。在电影开拍后,对方临时宣布资金链断裂,70多人的剧组被晾在了横店影视城,而那位所谓影业公司的老板,则索性玩儿起了失踪。

  “剧本签合同时,对方只支付了定金,还剩下60%的稿酬没有付给我。”李亚玲告诉记者,尽管合同上有规定,一旦出现拖欠稿费的情况,对方需要每日支付稿酬的万分之五,但因为其以没钱为理由拒绝付款,这种惩罚性的措施也就失去了意义。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和该片导演试图重新寻找资方继续拍摄,但那位“老板”却在此时突然现身,并且在新资方准备接手时,开出了相当于原剧本成交价格5倍的所谓“转让费”。

  “原本几百万元的项目,价格突然飙到了几千万元,新资方当然不愿意了。”李亚玲透露,她和剧组也从其他渠道了解到,这家影业公司所拿到的项目启动资金,其实是由一家基金会提供的,如今那家基金会也已起诉该公司。“这就是说,这个公司根本就没钱,是先通过定金拿到剧本,再通过剧本去找到买家,在证明了项目的价值后中断拍摄,当有新资方进入时,通过高额的转让费获取利润。”李亚玲这才发现,对方玩儿了一把“空手套白狼”,更令她心寒的是,由于剧本和剧组的费用都被拖欠,新资方无法重新启动项目,自己的作品陷入“难产”的境地。

  分析

  合同暗藏漏洞争议难化解


  李亚玲的遭遇公开后,导演惠东、麦特文化传媒董事长陈砺志等人也纷纷发言,或表示曾与该公司有过接触,或声称有同样被骗的经历,该公司的“空壳”骗局再次被坐实。无独有偶,编剧钱柏仲透露,他也曾被一家来自西安的影视公司骗过,“他们以支付高额定金为诱饵,拿到剧本后又以各种事由要求修改,同时拖欠稿费。在编剧忍无可忍要求解约时,又拿出合同里的不合理条款,要求编剧支付高额赔偿。”

  钱柏仲所说的“不合理条款”,是指合同中的这样一条约定:“如发生合同纠纷,编剧要双倍赔偿。”在签合同时,他并未注意到这一条,结果吃了哑巴亏。李亚玲也承认,目前之所以会陷入纠纷,也是因为当初签订合同时并未明确规定“项目无法进行时编剧可单方面解约”。李亚玲专门聘请了专业律师,也向对方发了律师函,但对方竟然拒不接收。

  “按照法律规定,对方违约在先,我们要求解除合同的请求也已经发出了三个月,版权应该已经重新回归到编剧手里。”但李亚玲还是担心,由于对方始终没有正面回应,新资方此时是否可以介入,自己与新资方签订的授权是否有效,可能还是会存在争议。

  “如果编剧一开始签订合同时,没有注意到一些不合理条款,事后出现纠纷时,就很难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位主要从事知识产权诉讼的律师分析说,由于李亚玲所签订的合同中,并未涉及单方面解约的情形,如今要确定版权归属,可能还是要走起诉的路子,但这无形中也导致了新项目的延期。

  这位律师还指出,编剧们往往是以个人名义与资方签订合同,不少人甚至直接采用资方提供的合同,“但对于合同上的细节、漏洞等问题的判断,编剧是比不上专业人士的,对未知的风险也没有预判。在出现纠纷时,由于合同的订立是由双方协商的,即使有些条款不太合理,法律也只能遵从合同。”

  反应

  编剧界欲自设骗子“黑名单”


  在经历过这一风波后,李亚玲决定,以后都会在自己的合同中多加上几条,如“投资方拖欠稿费超过某时间期限后,编剧可单方面解除合同,版权回归作者,作者已收取费用不退”,并规定合同有效期及合同失效的条件。编剧行业自设机构“编剧帮”创始人杜红军也认为,编剧群体要想杜绝业内骗局,必须从头开始树立法律意识。

  杜红军提到,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王兴东就曾在业内推广过几个编剧合同样本,其中包括《影视文学剧本委托创作合同书》《影视剧本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书》《影视剧本著作权转让合同书》等。“但我们有不少编剧都是在事前不留心,事后才知道诉诸法律。”杜红军表示,编剧个人的力量毕竟不大,这次李亚玲公开指出了涉事的资方,也提醒了他们未来可以建立一个“黑名单”,真正在事前就为编剧们做好防范工作。

  “不过,黑名单的建立也需要筹备的时间。”杜红军介绍说,之前网络上也流传过一些所谓的“黑名单”,但只是简单地列出了公司的名称,并没有具体的案例支撑,可信度不高。他表示,目前“编剧帮”已经开始对当年的热门维权事件和话题做相关的记录,并准备持续跟踪,使之形成案例,“但"编剧帮"毕竟是第三方,并不是当事人,要做好"黑名单",就必须确保不会发生误伤情况,这就需要进行深入的调查取证。”在他看来,目前能够最快实现的服务,还是为编剧们做好前期预估,帮助他们进行合同审查。
【版权与免责声明】1、凡本站注明来源非"idc评述网"的所有文章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任何第三方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2、idc评述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涉嫌侵权请联系:service@idcps.com。

相关热词搜索:编剧 李亚玲 骗局

文章点评

暂无点评

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