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商 > 正文

揭底亚马逊“包邮”背后的人力压榨:拖欠工资、车里撒尿

IDC评述网(idcps.com)09月13日报道:这天,亚马逊配送员Zachariah Vargas已经工作了六小时,当他正准备放下包裹时,货车门“砰”的一声夹住了他的中指和无名指,他颤抖着拉开车门,伤口深可见骨,血流不止。 恐慌中,Vargas给在附近的亚马逊工厂工作的主管打了电话。

他没有得到同情,反而被质问“你还有多少工作量?”车上还剩几十个包裹没送,大概需要几个小时来派送,主管要求Vargas在返回工作站或就医前完成工作。Vargas忽略了主管的要求,驱车前往工作点。他很害怕,因为卡车上没有急救箱。

当他到达工作点时,他被嘲笑了。调度员一直在说:“你奄奄一息了吗?女员工带回来的伤口可比你严重多了。”同时调度员命令Vargas卸下货物,指着仓库里的一位亚马逊高管说:“亚马逊正在看着你。他们不希望出现未交付的包裹。”

另一位主管则是要求Vargas向收件人讨要创可贴,然后继续工作。监管人员让Vargas去医院验伤,但事实上他当时还没上保险。他说:“这是个警钟。在那一刻,我意识到他们根本不关心员工死活,我不知道我是否愿意继续为其工作。”

Vargas的经历可能是个例。但他并不是唯一觉得工作艰难的快递司机。随着亚马逊的增长,驾驶员的工作环境越来越苛刻。

亚马逊有超过1亿的付费Prime会员。他们每年支付119美元,来获取当日达和隔天包邮配送服务。

2017年,亚马逊在全球范围内交付了超过50亿个Prime包裹。为了确保每天交付数百万个包裹,亚马逊开启Amazon Flex计划来聘用司机。Flex的司机直接与亚马逊合作,他们自由支配时间,做自己的老板。

亚马逊还与联邦快递、UPS和USPS等第三方快递公司达成合作。这些公司被称为交付合作伙伴(DSP),它们管理自己的车队,雇佣司机为亚马逊等平台提供配送服务,Vargas就是其中一位受雇司机。Vargas并未透露雇主信息。

对于亚马逊来说,第三方公司配送是提供充分就业的一种经济有效的替代方案。而且隔天送达对消费者来说非常好。但是,根据对31位亚马逊附属交付工作人员的访谈,我们却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工作人员遍布13个城市的14家第三方公司。

在八个月的采访中,司机指控了各种滥用行为,包括克扣加班费及工资、恐吓和偏袒。驾驶员还描述了一个要求严苛的工作环境,在严格的时间限制下,他们不得不高速行驶,无视禁停标志,甚至没空吃饭上厕所。

大量指控均有短信、照片、内部邮件、法律文件和同事的支持。对此,亚马逊回应其广泛的交付网络存在挑战并在努力升级中。

亚马逊女发言人Amanda Ip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道听途说的信息不足以概况成千上万的配送网络,但我们确实认识到小企业在快速扩张时需要更多支持。我们与其合作、倾听其需求、确保其能为亚马逊客户提供优质服务。”

一些司机表示,他们认为亚马逊附属的快递公司应对许多问题负责。包括几位劳工专家在内的人士表示,他们认为这应该归咎于亚马逊,并补充说亚马逊正在向快递公司施压,以便更快地交付。他们指出亚马逊正在从廉价劳动力中获利,因为它将配送服务外包给那些没有得到充分监督的公司。

曾为亚马逊的两家外包快递公司服务的司机Edgar Cerda称:“亚马逊可以为所欲为,付出代价的却是我们。”

鱼龙混杂,何来申请门槛?

亚马逊通过在线申请流程吸引潜在的快递公司,对于申请的货物车和相关保险并无太多需求。亚马逊甚至打出“低至1万美元,无需物流经验,即刻开始你的业务”的广告。

而成为亚马逊合作伙伴的流程最快仅需四周,最慢也只要半年。

一旦通过审核,亚马逊就会提供一定的每日配送路线,并分配司机负责某个路段。基本上每人每天需配送250-300个包裹。高峰期甚至达到400个。

亚马逊还提供一个被称作“兔子”的电子设备用于扫码包裹和路线导航。

快递公司则需支付业务经营成本,包括工资、税收、保险、货车和汽油。

为了扩充其交付网络,亚马逊开始向人们提供奖励,如特价货车、员工保险计划、定制薪资系统、预防性车辆运维、定制车牌等。亚马逊上周宣布已经为其最新的激励计划订购了2万辆奔驰货车。

据悉,外包快递公司每天通常需处理30条交付路线。亚马逊表示,其为司机提供具有竞争力的薪酬以及综合福利。

根据司机的说法,快递公司向司机支付每天125-150美元的固定费用或每小时13-15美元。

该薪酬与其他送货服务基本一致。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送货服务司机的平均时薪为15.12美元,即每年31450美元。

Courier Distribution Systems和DeliverOL的代表Jim Blanchard表示,为亚马逊提供配送帮助贫穷的美国人摆脱极端贫困,并让他们买房买车。

Jermaine Lakota Johnson是Courier Distribution Systems的前司机,他说,他每周的工资约为740美元,税前每年约为3.8万美元。Johnson认为这是他最爱的工作之一:体面的薪水、灵活的工作时间。

薪酬固然诱人,但很多司机发现其雇主并未履行承诺。

指控:违约、恐吓、报复!

亚马逊附属快递公司利用司机,歪曲员工健康福利。一名司机称,雇主承诺就业90天内将获得健康福利,但试用期结束后他很快就被解雇了。还有人称,尽管每周工作超40小时,但他们未得到加班费,甚至有13名员工被克扣工资。

司机满怀怒火,却无力解决,他们害怕被报复——恶意解雇、扣留工作、工作被拒……没有收入。

甚至有司机被威胁,若是不在休息日工作,则会被解雇。

一位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司机声称,作为迟到一分钟的惩罚,他在有工作安排的工作日被遣返回家。他说:“这是他们训练员工的方式。”

为Courier Distribution Systems工作两年的Christian Loera表示,当他因为安排冲突而要求减少工作日的工作量时,他的主管随后给了他工作量最重的路线和包裹。

Loera还声称,一位经理向他提供了周六和周日的时间表,但是要求Loera向经理支付500-600美元的现金。Loera拒绝了提议,随后被解雇,他猜测可能是因为没有在周末报道的原因。

五家公司的八名司机指责他们的经理有偏袒行为。

“如果他们喜欢你,你会很幸运。否则他们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悲惨。人们需要工作,你走了随时有人会顶上。”纽约快递公司Thruway Direct的前司机Hector Rivera表示。

Prime EFS的前雇员Shanaea Burnett和Naimah Turner表示,他们的一位经理多次为某些司机分配更好的货车和路线。Burnett说,这位经理经常给她的刹车失灵、镜子破损、牵引力差的车子。

同时,Turner因工资克扣问题向新泽西劳工部门提出申诉,但截至5月该申诉仍未解决。

亚马逊表示,遇到上述任何问题的员工应该直接向亚马逊管理层报告,以便公司进行调查。

拖欠工资和奇怪的薪酬制度

五家公司的13名工人提及了薪水问题。

Irvin描述了DeliverOL的薪酬问题。他说,管理人员经常忘记支付加班费或未能在系统中添加新的员工,这样他就会收不到薪水。Irvin 说:“没有人成天犯错,但总有一些借口来扣你的工资”

其主管Blanchard则表示薪水问题非常少见,即便有也会在几天内确定并纠正。他表示公司大概雇佣了1000名员工,他每周会进行两到三次的错误检查。

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快递公司的一位经理表示,他的公司至少有一年内没向司机支付加班费了。他说,现在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因为快递公司已开始受到诉讼的打击。

过去3年,美国各地的司机都向亚马逊旗下的一些快递公司提出了类似的投诉,包括拖欠工资和未能提供服务等。过去3年,在伊利诺伊州、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和华盛顿州,有5起针对亚马逊以及6家签约快递公司的诉讼。其中三个案子已经解决。亚马逊在这些案件中没有承认任何过错。

司机抱怨最多的公司之一可能是Prime EFS,这家位于新泽西州的快递公司去年创造了超过700万美元的收入,员工描述了一连串奇怪的薪酬行为。

Prime EFS由Frank Mazzola掌管。Mazzola在2014年支付了一项罚款,以了结美国证交会的一宗欺诈案件,之后被禁止进入证券业。今年2月,Mazzola和他的叔叔John Bivona因涉嫌参与另一起欺诈案而被责令支付近4500万美元。

“Frank并不总是给我发工资存根,也不曾有奖金,”Prime EFS的一名前雇员Josh Salgado说。“我和他当面对质,说工资少了。第二天,他打电话给我,说:‘不要来上班。我们会让你走的。”

一名前Prime EFS经理因害怕遭到报复而要求保持匿名,他说Mazzola没有及时支付司机费用,“如果有人搞砸了或有货车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再或者某人没有在工作的时候出现,Mazzola会扣掉一周工资。

在求证期间,Mazzola试图回避这些问题,并挂掉了电话。目前,Prime EFS正面临美国和新泽西州劳工部门的调查。

亚马逊表示,它会认真对待不当行为的报告,并定期审核签约的快递公司。它于2017年底对Prime EFS进行了审核,发现该公司遵守了所有规范。

“亚马逊要求所有配送服务提供商遵守适用的法律和供应商行为准则,该准则重点关注公平工资、适当的工作时间和相关补偿,”它补充说,快递员工可以直接联系亚马逊管理层或使用其聊天支持热线来报告问题。

包裹源源不断,司机被迫在货车上小便

亚马逊每天仅给司机提供30分钟的午餐休息和两次额外的15分钟休息时间。随着包裹数量的膨胀,司机们表示停下来吃饭或上厕所会使他们落后于交付时间表,这可能会危及他们的工作。

几年前,司机每天需要派送80-150个包裹。现在每天的派送量超过250个。

一位快递公司的经理说:“这项工作是残酷的,司机不得尿在瓶子里。”

JARS TD的女司机Ann Chval在2017年短暂地担任司机,她说,他们在车上放了水桶和婴儿湿巾,这样他们就可以在车上放松自己。有一次,一名男司机在她面前,对着客户的草坪小便。

司机Marvic Trejo也表示有类似的经历:“没有人愿意往瓶子里撒尿,最糟糕的是,他们甚至不清理掉这些瓶子,而只是把它丢到地上。”

他回忆起去年夏天的一天,一名女工拒绝配送她的路线,因为货车的空调在那个炎热的一天坏掉了。当Trejo爬进面包车时,他闻到了一股强烈的恶臭,并发现了一瓶尿液,在炎热的天气里烘烤。

他说:“这是我人生中最令人作呕的经历之一。”

亚马逊却表示,司机在瓶子里小便的说法没有反映出其对送货服务提供商的标准。

超速、违停!只为赶上最后期限

亚马逊附属司机还描述了其他令人不安的做法,他们偷工减料以满足配送时间表。

八名司机说他们超速驾驶。一些人指责亚马逊,称其映射的路线并未考虑与天气或交通相关的延误。

“我知道的每个人都疯狂加速,”芝加哥地区的司机Donato DiGiulio说道,他在纽约的Need it Now工作了八个月。“这是我们能够按时完成任务的唯一方式。”

DiGiulio说他在送货过程中差点撞到一个在街上玩耍的孩子。在那之后,他放慢了速度,开始在停车标志前停车。但随后他的配送速度也变慢了。

前陆军战斗武器专家Eric Jeffries表示,他在为DeliverOL工作时发现亚马逊要求3-4分钟的完成一个包裹的交付。

他说,在亚马逊规定的9小时内完成交付路线几乎是不可能的。无论是身体还是情感方面,交付工作都比他在陆军工作时更具挑战性。

Jeffries说,当他派件时,他会违停,背着装满包裹的背包,然后进行身体冲刺,按时完成交付。他说他在工作的第一个月就瘦了快30斤。

尽管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主管告诉他,他没有足够快地配送包裹,而且他在工作中受到了两次威胁。但Jeffries表示,他并没有责怪这些公司。他指责亚马逊。

他说:“他们定期受到亚马逊的强奸,并促使他们对工人采取不人道的行为。”

亚马逊表示,其包装负荷会根据许多因素而波动,包括客户需求,而且它总是在评估路线并进行调整,例如在高需求区域雇用更多的司机。

“兔子”正在追踪行程:请加快配送速度,不然我们会给你打call哦

亚马逊通过称为“兔子”的手持式扫描仪监控驾驶员。这些扫描仪使亚马逊能够通过公司的新服务地图跟踪更新订单所在地的客户。这也意味着如果司机在路线上停滞,亚马逊就有可能会注意到。

一些司机表示,这让他们压力山大并保持高速行驶。

“亚马逊会打电话给我们的调度员并说:你的司机已落后25包。为什么会这样?然后我们的调度员被迫做出回应,”在新泽西州的两家亚马逊附属交付公司工作的司机Davian Delvalle说道。

如果司机落后,调度员就会“抓狂”,他说:“在你努力工作的时候,他们会继续轰炸你的手机并分散你的注意力。”

亚马逊称这些电话是为了检查司机的安全性,看他们是否需要帮助完成路线。

亚马逊有时会为意外的延迟支付额外的费用,比如意外堵车。现在,有一家公司要求其员工,如果有什么事情让他们慢下来,就立即给调度员发短信,这样他们就可以计算出计划外的时间,并向亚马逊申请额外的付款。

但快递公司很小心,不会对亚马逊要求太高。许多人说他们害怕合同被取消,而且这种不平衡的关系让人无法为司机辩护。

“亚马逊的DSP非常害怕亚马逊,”一位快递公司经理说。“亚马逊拥有生杀大权。他们是邀请你的人。你拥有几条路线都是他们说了算,或者他们可以直接说再见。”

“大部分路线都是在9个小时内完成的”,但工资单说出了真相

亚马逊的女发言人表示,超过90%司机在合理的时间内完成路线,并鼓励司机随时休息。如果恶劣天气或交通状况可能影响驾驶员按时交付的能力,亚马逊会与交付服务提供商密切合作,对其交付路线进行调整,如有必要,DSP会致电司机返回工作站。

根据几位司机的工资单文件,他们建议司机持续工作超过9个小时。

例如,对Prime EFS七天的工资单信息分析显示,在9月份的200多条路线中,司机平均工作时长超11小时。

从司机到达仓库到晚上下班的工作班次甚至达到16小时。

亚马逊附属的司机职位列表也表示司机的工作时长远超过9个小时。

Southern Star Express最近宣称司机通常连续工作12至15个小时。他们每天有200-250次停靠,每小时至少配送25个包裹。

广告宣称:“你会一直工作,直到你交付当天所有包裹。如果你提前完成任务,你将获得一个救援路线,每配送一个包裹都将获得额外的1美元。你有责任尝试交付你分配的所有包裹,无论时间如何。”

一些司机说他们搞砸了,但这可能不是亚马逊的问题。客户可能是罪魁祸首。

亚马逊的送货司机可能会遇到很多问题。但这可能不是亚马逊要解决的问题,因为这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

在过去的40年里,合同工作在美国爆炸式增长。对于希望降低成本、简化运营和满足需求暴增的公司来说,这是一个越来越受欢迎的选择。

例如,大多数酒店曾经专门聘请前台人员和女仆。现在很多酒店主要外包给合同工和第三方。Uber和Lyft建立了数十亿美元的共乘帝国,但没有“聘请”任何一位司机。

从全职员工到合同工的过渡使美国劳动力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对于企业以及经营这些企业的高管来说,这对企业有利。亚马逊表示,它使用这种模式来增强小型企业的实力。但对于那些真正做着繁重工作的人来说,这可能会让他们感到无力。劳工专家表示,在这些难以监管的第三方环境中,他们的工资通常很低,福利也很少,而且没有真正的盟友。

“这种转向合同工作会对工资和福利造成下行压力,模糊责任方,以及增加基本劳工标准受到侵犯的可能性,”美国劳工部工资和工时主管David Weil称。

根据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的高级研究员Beth Gutelius的说法,在物流行业中,这些趋势更加严重,成本是唯一真正的竞争差异。

Gutelius说:“每个人的出价都略微低于对方,以至于他们不可能向工人支付最低工资。它在分包商之间创造了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不论谁最终来买单,最终付出代价的都是工人。”

也没有工会代表亚马逊司机作战。大多数人受雇于不同地点的小型快递公司,并且没有大型组织可以联合起来。

部分问题归咎于消费者。

亚马逊创造了这样一种无缝的购物体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网购,但不曾停下来考虑包裹是如何出现在他们家门口的。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劳动中心的法律和政策研究经理Tia Koonse说:“亚马逊已经设定了“包邮”、“快速交付”的期望,这几乎是不现实的。运送货物需要花钱。”

“因为这是一个看不见的过程,我们作为消费者,常常忽视它,但是工人们又在经历着什么,”Koonse补充道。

对于Vargas来说,手指已经愈合,但心理的创伤仍然无法痊愈。

8月,他接受了另一个行业的另一份工作,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上级嘲笑他,而是因为他再也无法忍受一天工作13个小时的日子。

他知道亚马逊及数百万购物者不太可能马上就放慢速度:“我是一个有情感的人,我正在被消耗,亚马逊击败了你我。”

【版权与免责声明】1、凡本站注明来源非"idc评述网"的所有文章均为网友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任何第三方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2、idc评述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涉嫌侵权请联系:service@idcps.com。

相关热词搜索:员工 工资 亚马逊

文章点评

暂无点评

点评